【非虚构故事】“小人物”抢救“乔家楼”:文保背后曲折多

完本??????? 2019-09-22???来源:张哥谈车

在一个信息爆炸却多半无用的世界,

清晰的见解就成了一种力量!


作者?韩王山

老文是我们县文化圈的名人,年长我几岁,知识渊博,待人平和,没有抽烟、打牌的爱好,业余喜欢读书、钻研历史。


20148月的一天下午,文圈几个人在文化馆聚会老文跟我们提到,上周他去锁宝村,那里的几个农民正准备拆了“乔家楼”的砖,以一块七毛钱的价格,全部卖给外地一个文物贩子。他当即马上制止,告诉农民们“乔家楼”是文物,破坏就是违法再说,这么重要的宝贝,应该看好才对

乔家大院

当年,电视剧《乔家大院》让山西祁县的乔家院落名扬全国,而鲜有人知晓,乔家还在清漳河畔的锁宝村留下了一座“乔家楼”。据老文考证,乔家楼建于清末,是乔家设在外地的一个“票号”,房屋依当时钱庄和当铺的建筑样式和格局而建,最高的建筑为一座形似“碉堡”、三层高的主楼。起初,票号的生意还可以,但是时日一长,因经营不善,生意亏损。乔家人无意再经营下去,便将房子全部卖给了山西一个姓江的大财主。抗战爆发后,八路军来到锁宝村,江家人主动腾出房屋,供抗日政府机关办公使用。后来,乔家楼成为公有财产,几座院子分给县供销社和村里几户农民使用。渐渐地,这些房子有的拆了,有的翻盖成了新房,到现在,只剩下乔家楼所在的主院。


跟着老文去过“乔家楼”,高大威猛的碉楼已经出现多处裂缝,顶层坍塌,岌岌可危,两侧偏房也顶破院子里杂草丛生,一片荒芜。老文用手摸着墙上一块块砖,像是一个老翁抚摸着自己受伤的孩子一样,又是爱怜又是心痛地说:没人修,用不了几年,这座文物从村里消失了,罪过啊!

乔家院落修复前

老文深知乔家楼的价值。可是,乡里、没钱修,文保所也是个“清水衙门”,“分金乏术”,而一些农民们也不知道留着这个破院有什么用有的人还着,乔家楼倒了,村里就会多块基地盖房用了,要知道,现在农村批块地基也不容易。


在这次聚会上,老文拉我入伙:“咱们是文化人,都知道乔家楼的历史文化价值,再撒手不管,等乔家楼真正塌的那一天,成千古遗憾,你我都成了罪人了。你啊,给我打下手,我去钱,你替我跑跑腿


被老文一番话所感动,痛快地答应了:“老文,这利国利民的事你说干什么,我就跟着干什么?


为修复乔家楼,老文四处奔波。可他找了几个老板,都碰了一鼻子灰。赔本的买卖,没有一个老板干,有一个老板还说,就算我钱多了,又不是找不到“烧钱”的地方,修那破楼干什么


老文为此很是郁闷。一次,他跟我倒苦水说:“现在的人只知道钱钱钱,干什么都想着赚钱,就不知道,老祖宗丢下的遗产要是毁了,那是花多少钱也换不回来的。”


2015年春,老文突然打电话,邀我喝酒,说是修楼的钱找到了,得祝一下


那天晚上,我们文圈五个人在一家小餐馆聚会。老文自己带来两瓶白酒。一个文友问,是谁这么大方,肯修一个本地人瞧不在眼里的破楼。


老文说是他们龙福公司新上任的黄总。老文原来并未打算向本公司求助,怕被领导们说成“不务正业”,可他实在找不到钱,便硬着头皮去找黄总说。没想到他们五十黄总也是个文化人老文说了乔家楼的历史文化价值,又跟着老文实地查看了一番,站在楼前当场拍板:“老文,公司的事你不要管了,就专门这个乔家楼这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事,你尽管。公司就是你的后盾,需要多少钱,公司全掏。


老文当时一听,激动之下,声音都有些哽咽,感动地说:“黄总,跟了你,简直是我的福气,你这是帮我们县做了一件大好事


乔家楼产权登记在县供销社名下,而文物管理握在文保所手里,并非谁想修就能修。不过,老文挨着门找人去说,没有一个人反对修楼都表示支持。很快,领导知道了,专门开了个协调会,力挺老文。


这个协调会,我也参加了,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县文保所的美女杨敏和县供销社的李主任。


会上,杨敏动听地说道:“现在,咱们县里的文物保护情况比较复杂,很多革命旧址,都住着老百姓。一些老百姓不懂得保护,有的还想拆了旧房盖新房。而县里呢,也不可能拿出那么多钱来,全买回,再投入巨资维护。文老师主动提出修乔家楼,这让我们想到了文物保护的一条新途径,那就是托管。由我们文物部门委托有能力、有责任的单位来修缮、维护和管理……”发言中,她侃侃而谈,几乎盖过了县领导的风头,成了会场的“焦点”。


县供销社四十多岁的李主任是个普通汉子轮到他发言时,只说了两句:“文老师要修乔家楼,我全力支持。”不过,散会后,等县领导离开了,李主任却紧跑几步,来到老文面前,伸出双手,紧紧握住老文一只手,赞道:“文老师,你算是帮我们解决了进退两难的大问题。乔家楼摆在那儿,动又动不得,修又修不起,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一天天塌下去。你这一出手,这座历史古就起死回生了。


有了县领导和各方的表态支持,老文信心倍增。


县协调会开后没几天,老文就在他家组织召开了一个小型会议,他了七八个人共商修楼之事。


那天也是凑巧,老文一个做小包工头的表弟来家串门,坐在旁边听了会议内容。表弟忍不住插嘴说:“哥,我看你是闲着没事做了,去费那个心思?你现在只看到乔家楼是个破院,修一下就行,可你想过没有,那地方被雨淋塌了没人生闲气,可只要有人去动工,就不知道会生出多少麻烦事?就拿农村翻盖房子来说,有没有多占一寸地,有没影响滴水,为了这种一丁点儿大的芝麻事,就不知道吵了多少嘴,打了多少架,生出多少官司你一动家楼,说不定周围左舍的人就先来找你麻烦了。


老文表弟说得颇为有理,不过,老文修乔家楼的计划是不能改变的,其他人便劝老文表弟帮忙出个主意老文表弟出了两个点子:一是给村干部点儿好处,二是多用锁宝村人干活儿,至于有没有其他麻烦,只能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”了。


大家又经过一番商讨,老文最后决定,以扶贫名义,向锁宝村委会捐赠两万元,这样,修楼过程中,村干部就会帮忙解决一些现在不可预见的麻烦;施工中,能用本村人就用本村人,这样,即使左邻右舍的人有意见,碍于本村人情面,也不好意思阻拦。


经过千头万绪的准备,2015年秋,乔家楼修复工程终于动工。老文是工程负责人,每天在工地上着,生怕工出一点儿,给历史留下一些遗憾


12月的一个周末,我赶到锁宝村,去看望老文。此时,乔家楼整个院落的修复工程临近尾声,高大的主楼像一个伤势痊愈的壮汉,重新挺胸站立起来,恢复了本有的威武勇猛之状

修复中的乔家楼:工人们正在铺木板

老文临时坐在西侧一间屋里,我们坐在一张桌子旁,边喝水边聊天。


老文告诉我,前几天,金水公司外号“苏大炮”的副总和阳光房地产公司的老总江小平先后找到,想跟他合伙,一起修乔家楼。老文全拒绝了,这乔家楼眼看要完工了,他们最后来横插一杠算什么事?全县那么多革命旧址都需要,想做好事,有的是地方,为什么偏偏看中乔家楼?他怕两人不安好心。他揣测,乔家楼修复过程中,省县领导都来视察过,这个苏大炮和江小平都是投机分子肯定是从中看到了什么机会,想赶紧掺和进来捞一把。


那天中午,恰巧我和文保所的杨敏都在,老文又苏大炮和江小平急欲于乔家楼修复的事。


杨敏抿嘴一笑,说:“我知道这事原因。”原来,那个苏大炮对乔家楼压根不感兴趣,想让他主动掏腰包做好事,那可是难上加难。可是金水公司的周总知道了龙福公司正修乔家楼这事,便掺和进来,给自己“贴贴金”,因此,让苏大炮出马,来跟老文谈


至于那个江小平,肚里一副生意经。他爷爷的爷爷,就是当年买下乔家楼的“江大财主”。他江家有个传言,抗战时,在逃避兵荒马乱过程中,他们江家秘密埋藏了一批金银珠宝和银元,想留作后用。可是,江家人逃的逃,死的死,竟没人知道这批财宝藏在哪里。因此,现在的江小平疑神疑鬼,他怀疑龙福公司的黄总和老文心怀不轨,多半是摸准了乔家楼下面藏有东西,才装模作样地出来奉献“爱心”。眼见老文这么长时间没有找出宝贝,就想亲自掺和进来寻宝。


老文得知江小平的“鬼心眼”,笑着骂了一句:“财宝!修到现在,连一个铜子儿都没捡着,江小平想他江家的财??

相关阅读